玛瑙手串怎么盘?如何盘玩玛瑙手串

玛瑙手串怎么盘?如何盘玩玛瑙手串

 

盘文化简介
盘,本就有一种情感,你的喜爱,慢慢的平淡慢慢的习惯,思考、心烦等等许多时候你手里总有一串珠子陪伴。  经过长时间的盘捻,是长时间。密度越高的籽变化越慢,变色越慢,所以也许你努力了一个月,它都还是那样,而常年的盘捻之后,它便会绽放出美丽的光华,只是那个时候或许你已经不在注意了。

盘讲究个盘色、盘亮、盘透,总起来说就是为了让一个物件具有属于它自己的灵魂,经过岁月的打磨变得让人惊艳。

盘玩久了,器物表面逐渐会生成半透明质感的包浆,在不经意间重新塑造了器物的形象,使其更为合手合心,温润喜人。包浆可以由土埋水浸造成,但最好的,还是在盘玩之后留下的岁月痕迹——它沉着冷静、中庸和谐,显露出一种温存的时光感,新物件刺眼的贼光与之不可同日而语。

不只质地坚硬、有体量感的石器、瓷器、木器、铜器、牙角等,容易形成包浆,连书画碑拓这些薄如蝉翼的纸绢制品,在内行人眼里也统统都有包浆。几乎所有中国传统的收藏品都可以盘玩,然后形成带有特殊记忆的淡淡光泽。

对西方人来说,包浆无非是人手上的汗渍、油脂,以及微妙打磨与自然风化的混合物。但在中国人看来,这个难得的表面皮壳,非长年累月不能形成——按器物而异,生成包浆分别需要数年、数十年甚至数百年,因此从包浆程度,不仅可以大概看出器物的年代,还能够感受到盘玩者喜爱的温度。

东西方文化的差异,在盘玩上也大相径庭。以石头为例证,中国的石头,无论玉石、翡翠、青田石、寿山石,还是灵璧石、太湖石、英石、昆石等,皆以盘玩后浓厚的包浆为上。西方的钻石、红蓝宝石,或者祖母绿、蛋白石等,被人抚摸过后,原本耀眼的光芒退去,就需要重新清洗,以保证透明发亮的特性。这与中国器物盘玩后更加光彩夺目,完全相反。

不仅西方的器物不适合盘玩,现代材质,比如不锈钢或者塑料,也不适合盘玩。由这些材质制作的器物,比如手机,即使人人不离手,反复摩擦,但这亿万次的动作,终究不具备盘玩的文化内涵。反过来看,中国人热衷盘玩的物件,统统都是自然材料。自然材料在自然中老去的过程,其实是非常优美的。现在合成的人工材料,无论如何也达不到如自然物一般的质朴深厚、韵味绵长。

在盘玩的过程中,因为与器物近距离的反复接触,中国人用心发现了许多特别之美——比如瓷器的天青,是模仿雨后的一抹淡蓝;比如端砚里的天青,是黑夜晴空的清澈与深邃。这些不仅强调自然材料本身的美感,还对制作工艺的种种可能性提出挑战。一件器物实际的完成,不是在工匠的手里,而是在以后更长时间里盘玩者的手上。大自然和伟大的工匠,提供了一个可以被盘玩者不断赋予情感的载体。而文化,就是在这样不断赋予情感的过程中,薪火相传。

如何盘完玛瑙
真正喜欢玛瑙的玩家,更多的还是体悟玛瑙给自身所带来的乐趣。现在很多人买玛瑙还是看重它的收藏价值和未来的发展,但是这样就少了玩玛瑙的乐趣。

盘玩是一种很常见的赏玩玉石的方式,同样盘玩玛瑙对它也是有好处的。瑙是水性宝玉石,所以长时间放着不管的话,水分会有流失,就会一点点暗淡下去。但是在盘玩的时候,一直这样和人体接触,一些油脂会形成保护层。玛瑙的颜色红润,质地细腻,质感和和田玉很相似,慢慢的用自己的双手把自己喜欢的玛瑙把玩的更加油亮,细细体味玛瑙带来的乐趣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